化妆品源自非洲的古埃及,追溯起来,如果没有埃及的香精就没有巴黎的香;没有埃及化妆品的文化,中国不会在3000年前知道用花朵制作化妆品,也不会有非常磅礴的化妆品文化在中国遍地开花。
 
        非洲是一个大陆,语系很多,很多国家文化、体制、宗教信仰不同,所以我们探讨非洲市场不能局限在某一个国家。不要认为非洲非常落后,比如加纳已经用区块链代币做土地管理,在自贸区里面用代币技术等。
 
 
        抓住非洲产业转型机遇
 
        非洲正面临浩浩荡荡的经济转型与工业化革命浪潮。中国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,制造业迅速发展,奠定中国世界工厂地位,珠三角更是功不可没。第四次工业革命会怎样?我们会从中国慢慢转移到东南亚、非洲。非洲是我们发展的最后一块大陆,从典型的劳动密集型加工业开始,但不是把低成本的劳动密集型工厂转出去就行,而是需要全产业链布局。
 
        中国预计有8500万劳动密集型产业岗位转移出去,这对非洲来说是不容错过的历史机遇。我们希望,非洲国家能从顶层战略开始,这样才能利用中国的政策红利、智力红利和资金红利,抓住工业化转型的窗口机遇期,实现经济转型。
 
        我们在一些非洲国家做过市场调研,包括东非的埃塞俄比亚、西非的塞内加尔等,看到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战略规划。一个国家想做工业化转型,必须具备一些基础条件。软件设施靠政府,硬件设施希望利用自身力量打造产业平台。当我们做的事情是迎合国家战略,那么必然事半功倍;如果是逆风而行,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。
 
        以埃塞俄比亚为例,首先成立了国家工业园开发总公司。过去我走访了9个工业园区,其中不完全是中国园区,也有海外园区。很有趣的是,他们有总统特别顾问和董事长。目前来说到2020年所建设工业园,目前有3个园区在建,7个工业园在规划。
 
        不仅是埃塞俄比亚,还有很多非洲国家都希望带动当地工业化发展。我们非洲广东商会未来会做产业性基金。
 
        西非塞内加尔政府于2014年发布了“塞内加尔振兴计划”,这是塞内加尔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新战略规划。他希望通过这个计划,在未来20年实现三个基本目标:就业、改善生活条件、确保政府机构正常运作和平稳定。这个“振兴计划”除了两大支柱目标,还有六大优先发展产业。此外,还提供27个激发经济发展和就业增长的主导项目,17个推进的关键改革举措。
 
        塞内加尔工业园和大多数国家工业园区很相似,也希望创造就业等。我更希望我们能够把先进的园区搬到非洲,因为目前非洲很多工业处于基础阶段,未来会有更多现代化的厂房建立起来。
 
 
        把握风险管理
 
        很多人觉得非洲危险,其实所有投资都是有风险的。但只要你能把握风险管理,你的投资就可以有条不紊前进。从2004年到现在,我看到无数投资人,包括来自中东、印度、东南亚、印度、香港、日本等地的投资人前往非洲投资。我们希望非洲工业化得到支持,形成一股合力,企业主导、专家参与、金融支持、政府搭台,未来会有更多配套的金融政策。
 
        非洲国家在发展道路上挑战很多,但是像中国改革开放一样,40周年下来,也经历过很多波折,很多状况逐步完善,但产业结构仍在调整。在走访非洲国家时,很多国家都有工业化基础,可以做一个产业布局,广东省就在这一块有很多可以借鉴的。
 
        风险确实存在,除了经常面临的经济风险外,其它风险也要考虑,包括竞争性风险、与本土企业的竞争、国际化的竞争。汇率也非常值得关注,要尝试做各种各样的结算系统。
 
 
        1.互联网营销下的非洲美妆市场机会有哪些?非洲化妆品市场有哪些特性?
 
        目前在非洲市场,护肤、彩妆品类,消费者大多选择欧美品牌,时尚标趋于欧美品牌,其美妆或日化市场并不空白。非洲当前的互联网宣传平台,相对传统批发市场来说,是一个很小的体量,中国美妆品牌若能利用好互联网并结合当地线下批发市场流通,便可在非洲闯出一片天。
 
        2.根据当前非洲市场的情况,您对本土品牌或工厂入驻非洲有哪些建议?
 
        通过国内代工产业带的力量(生产科研技术),扶持非洲本土品牌。
 
        3. 针对企业到非洲投资的政治风险担忧,您有哪些看法?
 
        深圳招商局集团和地铁集团,将要把深圳“蛇口”的发展模式复制到非洲。“一带一路”政策中,20个海外投资项目,有13个在非洲,中小企业可放心去投资,但要选对投资的国家,把控好投资趋势。